科技

带您走进茅台赤水河

字号+ 作者:新闻小编 来源:未知 2019-05-03 09:19 我要评论( )

:赤水河源出云南镇雄,在无数次跨越川贵边界之后于四川合江汇入长江,全长500多公里。从飞机的舷窗上俯瞰下去,它......

赤水河源出云南镇雄,在无数次跨越川贵边界之后于四川合江汇入长江,全长500多公里。从飞机的舷窗上俯瞰下去,它与深邃的长江和青白的沱江迥然不同,充满了朱砂色的神秘和浪漫。这是由于它的两岸都是红壤土层,红色的泥沙在每年的丰水期受雨水冲刷不断流入河中,赤水之名就由此得来。

尽管丰水期是名副其实的“赤水”河,它的水质却非常好,因没有修建水坝电站,保留了大量的原生态物种,长江中已经绝迹的许多物种在这里还能找到。

它还有另一重身份——中国的美酒河。在这条500多公里长的赤水河上,中国顶尖级的名酒,如茅台、郎酒、泸州老窖……60%集中于此。沿线的酒厂更是多不胜数。有句民谚这样形容赤水河流域的酒厂:“上游是茅台,下游望泸州,船到二郎滩,又该喝郎酒。” 它究竟有何独特之处?是水质甘美?是粮食味醇?还是有奇妙的酿造古方

古人赞之为“集灵泉于一身,汇秀水东下”的赤水河,古称安乐水,赤虺河,发源于云南省镇雄县,流域区域跨云南的镇雄、威信,贵州的毕节、大方、金沙、仁怀、习水、赤水,四川的叙永、古蔺、合江等3省13个县市辖区,最后经贵州省赤水市至四川省合江县汇入长江,全长约500公里,流域面积约20440平方公里。明代隆庆年间贵州提学使吴国伦有一首《赤水河》诗,诗云:“万里赤虺河,山深毒雾多。遥疑驱象马,直欲捣岷峨。筏趁飞流下,樯穿怒石过。劝郎今莫渡,不只为风波。”

这是一条写满浪漫与豪情的河流,曾演绎出无数史诗般的传奇故事。而故事的开头,要从那条千年古盐道说起。

贵州省不产盐,自古以来,食盐需要通过乌江盐道从四川运过来,从先秦开始,川盐入黔主要仰赖于河川与古道。赤水河历来就是川、黔间大宗货物运输的重要水道,航运早兴,清代曾称为怀河。自清乾隆年代起经过整治滩险,小型木船可分段上行至金沙县老虎滩。

那时的运输,除了赤水河的船运,此外只能靠人挑马驮。于是,按照当时的行程,步行每隔30里或50里,便形成了一些供行路者休憩的大小集镇。

赤水河畔的茅台镇便是其中的一个。河运带动茅台镇的繁荣持续了数百年,直至20世纪60年代,仁怀通了公路,食盐改从遵义用汽车运进,赤水河运销川盐的时代从此结束。

在赤水河的传奇故事中,红军长征四渡赤水无疑是极其绚丽的一笔。1935年1月15日党中央在遵义召开了决定中国命运的“遵义会议”,随后与重重围困的国民党军队进行巧妙的周旋:

1935年1月29日拂晓前,红军主力分三路从猿猴场(今元厚)、土城西渡赤水河,向古蔺、叙永地区前进。为了迅速脱离川、滇两敌之侧击,中革军委于决定迅速东渡赤水河,向敌兵力薄弱的黔北地区进攻,以开展战局。

1月18日同至21日分别由太平渡、二郎滩东渡赤水河,向黔北的桐梓地区急进。红军二渡赤水河,回师黔北,完全出敌意外,利用敌人判断红军将要北渡长江的错觉,打了敌人一个措手不及。5天之内,红军取桐梓、夺娄山关、重占遵义城。

3月16日,中央红军为寻求新的战机,在茅台及其附近向西三渡赤水河,向古蔺、叙永方向前进,红军又入川南,再次摆出北渡长江的姿态。待蒋介石的重兵再次被调至川南时,红军却又一次调头,突然折向东北,从敌军的间隙中穿过,于21日晚至22日分别经二郎滩、九溪口、太平渡第四次东渡过赤水,尔后南渡乌江,兵锋直指贵阳。从敌重兵集团右翼分路向南急进。

至此,中央红军巧妙地跳出了国民党军的合围圈,将蒋介石的几十万军队甩在乌江以北。四渡赤水之后,中央红军主力乘滇军东调增援贵阳之机,迅速进军云南,并于5月9日,在皎平渡、洪门渡胜利地渡过金沙江。毛泽东说四渡赤水是他军事指挥中的得意之笔。它也是红军摆脱困境,成功北上的战略转机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的命运、红军的命运都与赤水河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到了今天,沿着河流而建的那些商贾云集的码头古镇,如今都换了新颜。赤水河,依然日夜奔流不息,用涛声和波澜,继续演绎着更多的或壮阔或低回的传奇故事

赤水河的传奇不仅仅限于历史本身。这是一条自由流淌的河流。500多公里的干流上,没有一座水坝、电站,所有的鱼儿都能自由地游动。这更是一条流淌着迷人香气的河流,沿岸数以千计的酒厂、酒坊,酿造了出了独一无二的酒香,闻名世界

盐运催发和丰润了赤水河畔以茅台为代表的酒文化。由于数千盐工辗转于赤水河沿岸,对可以解乏和舒筋活血的白酒的需求量自然就很大。据载在清嘉庆、道光年间二郎滩就有糟坊20余间。

在土城,最古老的建筑是位于中街背小山上的春阳岗酒作坊。这座宋代建造的古老酒窖,当年鼎盛时期一天要酿造两千多斤白酒,供应给数千船工、纤夫、背盐的苦力和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饮用。

而茅台村,据《仁怀县志》载“清乾隆十年(1745年,)总督张广泗开修赤水河道,舟楫抵达茅台,盐业大盛,商贾云集,盐夫川流不息,对酒的需求与日俱增,刺激了酿酒业的发达和酿酒技术的提高。”《遵义府志》载清末年间“仁怀城西的茅台村制酒,黔省称第一”,“茅台烧房不下二十家,所费山粮不下二万担。”。清道光年间刊行的《仁怀厅志》记载当时就有“茅台春”、“茅台烧春”等酒名。

陈熙晋有诗云“村店人声沸,茅台一宿过。家唯储酒卖,船只载盐多”生动描述了茅台街道人声鼎沸、行人摩肩接踵、熙来攘去的繁华景象。由此可见,当时赤水河沿岸酒业已经比较发达,酿酒技术已经达到较高的水平。

世界上再没有第二条河流哺育出这么多“名酒品牌”。茅台、郎酒、习酒、泸州老窖等数十种蜚声中外的美酒均在此取水。赤水河沿岸地区数千家酒企,为中国白酒产业贡献了数千亿产值,成为长江经济带上,一个以生态立身的制造业产业群。

而伴随茅台市值破万亿,以茅为核心的曾经赤贫的40公里僻壤,已然雄起为全球最贵的河谷,也在世人瞩目的新兴经济之外刮出古老产业的新威风。

在茅台镇,赤水河北岸,与茅台隔河而望的,是上千家酒水酿造工厂或作坊,知名的赖茅(已纳入茅台集团)、国台、黔酒均在其中。在二郎镇,赤水河南岸,与郎酒隔河相望的,是茅台的302车间和另一知名酱香习酒厂。在茅台镇与二郎镇之间,酒厂和酒坊也是遍地开花,让整个河谷都飘着酒香。近几年来,在茅台的领衔下,其他酒企众星拱月的集体进发,共同描绘出一幅赤水河畔争先恐后向上生长的全景。

有行业分析认为,2020年,中国高端白酒的市场规模将达到2000亿,单是高端酱香酒就将达到1000亿,整个酱香酒的市场规模就会更大。可以预见,这条“白酒经济带”将缔造更多的奇迹。

物以稀为贵,是赤水河沿岸经济带成为全球最贵的根基。

这稀贵,既稀贵在独特而复杂的生产工艺,也稀贵在上天的格外恩赐。这也是赤水河最神秘,最动人的部分,是河谷引以为傲的,走出这里便酿不出这好酒的核心所在。

水为酒之血,“集灵泉于一身,汇秀水而东下”的赤水河,水质优良、无色透明、无嗅无味、清冽爽口、酸碱适度,更是酿造美酒最宝贵的自然资源。

令人称奇的是,赤水河河水会随着季节变换而呈现不同的颜色。端午至重阳时,适逢雨季,两岸大量紫红色土壤冲入河中,河水呈赤红色;而重阳至第二年端午之间,雨量骤减,河水恢复清澈透明。千百年来,茅台人就是依据河水的季节变化进行酿酒活动,即重阳采水、造沙润粮。道法自然、天人合一的酿造工艺,使每一滴茅台美酒都蕴含着天地的神韵与精华。

赤水河流域的美酒得以升华,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,还因为这里天人合一的酿酒环境。

从二郎滩到茅台镇的40公里河谷,几乎都是临河高崖,河谷处仿佛一个巨大的天然“酒甑”,造就出一个气温较高、风微雨少、微生物易生殖而不易失散的外部环境。加之河谷地区数千年传承不息的酿酒活动,使微生物群能够长期、稳定的繁衍、生长,这些无处不在的微小精灵大量参与到美酒的酿造过程中,对酱酒神奇品质的孕育起到了极为独特的作用。

除了神奇的天和神奇的水,还有神奇的土壤。

另外赤水河流域紫红色的土壤中砂质和砾土含量高,土壤松散,孔隙大,渗透性强,地表水和地下水融入大地奔向赤水河时,在被层层过滤、吸收、转化中,不仅还原为清甜可口的天然山泉,还顺便带走了土质中的多种有益矿物质。这也让赤水河水成为十分理想的酿酒用水。上世纪60年代,中科院的土壤专家实地考察后得出结论:这种紫色钙质土全国罕有,是茅台酒生产的重要基础。

由赤水河滋养的河谷两岸,则是茅台酿造顶好酱酒的糯高粱生长的宝地。纯天然、无公害、无污染的绿色生态,护佑着糯红粱的生长,也芬芳了赤水河的酱香。

水、土、河、山共同构筑了独一无二的绝佳特殊酿酒环境,造就了美酒河的传奇,也创造了茅台酒异地不可复制的传奇。

一条河流,满载历史,千古佳话。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,朝代总在更迭,不管世事如何沧桑,今天的赤水河依然静静流淌,默默酿造专属于人类的芳香。

      本网提醒:本网站转载【带您走进茅台赤水河】文章仅为流传信息,交流学习之目的,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;凡呈此刻本网站的信息,仅供参考,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,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,请及时联系本网站,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精彩导读